南京菜谱网中心

亲生母亲想见我,但我实在不想去见她

天涯社区2019-04-08 00:16:54
戳上方“天涯社区”看更多好帖!

昨天上午生母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近况,然后说想见见我,当时我正在上班,十年没联系了,我有些诧异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说现在很忙,有空了给她回电话过去。然后就一直没给她回电话。到昨天晚上,她又打电话来,说想见见我,问我能不能请假去看看她。我说我很忙,年底各种汇总,各种上报材料,各种会议,不好请假,当然如果她想见我的话,可以来我工作的地方,我倒是可以见她的。然后把电话挂了。今天早上收到她的短信,挺长的,我大概看了一下就删了。内容是这些年对我的愧疚,对我的思念,当初离开的原因,请求我原谅她,说怕再没有机会见我了。还发了个她住的地址。

  

我出生不满6个月生母就离开了,奶奶说,因为家里穷,生母过不了苦日子,悄悄走的,走的时候把家里仅有的几十元钱也拿走了。我差点饿死, 没钱买奶粉,奶奶一口一口喂米汤活下来的。30年了,我仅在考上大学那年见过她一面,上大学期间总共给我打过两个电话。我的幼年、童年、青少年时代那些缺失的爱,那些受过的苦,不是几句对不起,几句愧疚,就可以画上句号的。我对她除了恨没有其他感情。


她的人生很完整很潇洒,在繁华的大都市生活,家庭美满。她除了我,还有其他的亲生孩子,而我除了她,再没有其他的亲生母亲。


父亲和奶奶都是老实的庄稼人,心地善良,父母结婚是媒人介绍的。其实在我出生以前,家里的日子在村里还算过得去。我出生那年爷爷中风了,瘫痪在床,后来嘴都歪了整个人就不行了。家里一下少了个劳动力,加上我刚出生,爷爷也需要有人照顾。日子越来越难过,在我6个月的时候,生母没有给任何人说,毫无征兆地就离家出走了。奶奶后来听同村的人说她去广东打工了。过了两年回来办了离婚手续,再后来又结婚了。这些都是我3岁以前的事情,长大后从别人嘴里听来的。我的记忆里没有生母的印象,从来没有见过她,“母亲”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词语。

  

奶奶是特别的善良的人,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生母的坏话,只是说家里太穷了,也不怪她。奶奶还一度幻想过生母某天回来看我。小时候十天半个月邮递员会来一趟村里,奶奶总是眼巴巴地看着邮递员从我家门前走过,我知道,奶奶的心里一样盼望着生母能给我来一封信,寄一张照片。村里很多外出打工的人,一到过节邮递员就特别忙,九几年的时候,村里还没安装电话,与外界的联络方式就是写书信。


别的小孩子会收到父母从远方邮寄回来的礼物,衣服或者鞋子。但是我,从来没有这样的惊喜。我也从来不奢望有惊喜。在我十岁以前,我对生母没有恨,只是抱有幻想,觉得她和其他小孩子的父母一样,只是在外面打工赚钱,将来会回来看我的。但是后来回村的人对奶奶说,生母已经结婚了,并且还有两个小孩,当我听到的时候,一个人跑出去哭了,我那么多期待,那么多幻想,到头来都是一场空。


一回忆起过去,眼泪就止不住。


奶奶去世前对我说:以后要是没饭吃了,活就去讨饭吃,千万别偷别抢,那是要坐牢的。

  

在我十几岁的时候,经常饿肚子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我从来没想到我会活到现在的30岁。

  

十五岁前放了学回到家就是放羊,割草,家里养了几只羊,每年就靠母羊下了小羊卖钱交学费。每天早上都要割几大捆草背回家。北方的冬天大雪覆盖,所以夏天就要开始准备过冬的草。放羊背书是我童年最深的记忆。

  

冬天双手双脚总是长满冻疮,又痒又痛。

  

在我最苦的时候,我心里一遍遍问:妈妈你为什么要生我,生了我又不要我。

  

在我需要她的时候,她从来没有出现过。现在不需要她的,她又找我来了。


其实我也不想见她,这一辈子不想和她有交集。


求学之路走得无比艰辛,每个暑期都特别地累。天不亮就扛着铁锹锄头赶着羊出去,带上一壶水一个馒头,天黑了回家。边放羊边挖甘草。甘草扎根很深,一天能挖20多公斤,一公斤甘草能卖5毛钱,手上磨出血泡,把泡挑破接着挖,过几天手掌都是老茧。一到开学的时候就忐忑不安,好在父亲东拼西凑总能把学费凑够。

  

04年高考完,父亲说如果考上的话砸锅卖铁也供我读,如果没考上就出去打工。

  

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,我哭了,我知道父亲砸锅卖铁也凑不够我的学费了。我一个人跑到河边,坐在河边哭。天已经黑了,一个路过的阿姨停下来看我。那个阿姨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观察了一会儿,然后走过来说:丫头,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?我说一会儿回。阿姨说,你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?我说没有。阿姨说那我送你回家吧,你家在哪里?阿姨伸出手来拉我。我明白了,那个阿姨是怕我跳河。我的心里一下觉得好温暖,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。那一刻,我想如果妈妈在我身边,妈妈的爱大概就是这样温暖的吧。


读中学的时候,最怕别人盯着我的手看,我的手太粗糙了,完全不是少女的手。我怕别人流露出同情的表情。


那天晚上回到家,爸爸看了我的高考通知书,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那晚我一夜辗转反侧,爸爸在隔壁的房间一直抽烟,不时叹气。

  

第二天早上起来,爸爸问:你想读大学不?我说:想。我看到爸爸眼睛里都是红血丝。

  

然后爸爸就出去借钱了。

  

跑了很多路,去了几个远亲家里,借回3000元,还是不够,又几经辗转,联系到了生母。

  

生母第二天就坐车回来了,穿得很光鲜,见到我拉着我的手就开始哭,哭了几分钟,然后说带我去市里买衣服,然后我就跟她上车了。

  

路上,生母一会儿摸我的脑袋,一会儿摸我的手。很开心的样子。我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

生母说,她虽然这么多年没回来看我,但是她的心里一直都挂念我。

  

她说,她为我吃斋念佛,每天都给菩萨上香,磕头,保佑我平平安安,为我放生,为我祈福。一路上不停地说。她说我这么平安健康地长大,考上这么好的大学,都是菩萨保佑的。

  

我回到家想到她说的为我付出的那些,为我烧香拜佛,我就觉得很好笑,一个人笑着笑着就哭了。我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艰难,老天从来没有眷顾过我,居然说是菩萨保佑我,才考上的大学。我那么多日日夜夜的寒窗苦读,在她看来,是她吃斋念佛的结果。


生母离开的时候,给了我2000元。其实我是不想收她给的2000元的,十八年没有她我都长大了。但是为了读大学,我不得不收下来。她给我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,到大学后我用宿舍的插卡座机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  

她在电话里说:要吃好点,不要吃方便面,方便面没有营养。

  

不想跟她说方便面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,一天吃一包方便面就很奢侈了,05年,康师傅方便面已经1.5元一包了。我通常是三餐吃馍馍,一个馍馍5毛钱,一天的伙食费要控制在2元以内。交完学费我口袋里只剩下200元。还要买洗漱用品。

  

她问:生活费够用不?我说可能不太够。那边沉默,然后我说:我会在空暇的时间出去当家教赚钱。

  

此后再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。


大学四年也是很艰辛。

  

我以为我的成绩可以很优异,可以拿到奖学金,可以申请到助学贷款。

  

然而到了大学,我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。曾经学习成绩那么优秀的我,不再是班里的拔尖生,我成绩只能算中等,无论我多么用功,我只是班里最不起眼的那一个。能考上一本的同学,应该在中学时段都是班里的学霸吧,有的人一学期不听课,用两个晚上就能把一本书看完,并且复述下来。

  

奖学金没有拿到过,助学贷款也是班里的前几名才有资格申请。

  

我只能利用节假日带家教,发传单,做促销,赚钱。

  

白天上课,晚上备课,周末周六带家教。

  

每一天都很累。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后悔上大学。如果进工厂打工,早就可以让父亲过上好日子了。


回忆了那么多的苦日子,只是在给自己找理由,不去看我的生母。

  

谢谢很多人能理解我,支持我,不去看她。

  

如果当初,她没有离开,奶奶不会那么劳累,早早过世。原本应该是她的责任,奶奶代替了她。

  

那时候没有自来水,没有煤气灶,没有电饭锅。奶奶每天要捡柴火,挑水,做饭,干农活。五六岁的我,刚刚能够到灶台上的锅,就开始学做饭炒菜。

  

我从来没有吃过她亲手为我做的一顿饭,没有穿她亲手为我裁的衣。

  

她从来不曾对我尽抚养责任,我也对她没有赡养义务。

  

上大学给我的2000元钱,我打算连本带利还给她,打给她5000元。此生不再见。


大学毕业后还算顺利。参加公务员考试,考到了一个偏远县城。

  

我之所以报考偏远的地方,一方面是想逃离那个只留给我痛楚回忆的家乡。另一方面,偏远地方的公务员,报考的人比较少,更有把握考上。我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大学期间的学费生活费自己赚了大部分,还有一部分是爸爸从远房亲戚那里借的,我要尽快还债。

  

在我上大学之前,爸爸一直没有另娶,也有人给爸爸介绍对象,但是爸爸怕后妈对我不好,一直没有找,我去读大学后,爸爸前后找过两个女的,但是都不长久,住上一阵子就走了,爸爸也想有个家,有个伴,但是家徒四壁,没有人愿意跟他受那个苦。

  

工作第一年,省吃俭用攒了2万5,寄回去给爸爸,1万还债,剩下的刷了下家里的墙,买了家电。爸爸很开心,觉得一辈子的辛苦有了回报。


经历两次恋爱,都是无疾而终。

  

内心其实一直自卑。多疑,不信任他人。这也许是母爱确实的影响吧。

  

现在自己按揭了一套小房子。每月给父亲几百元,父亲自己在老家种些菜,养些鸡,天天出去打打牌。


偶尔也会催我赶紧找对象结婚。我说,缘分这东西,顺其自然吧。如果遇不到对的那个人,我宁愿一个人过。


中午又接到电话,那个人自称是我的弟弟。说生母病重,癌细胞扩散,已经下不了床了,恐怕时间不多了,嘴里天天念叨想见我,恳求我无论如何回去看一眼。

  

和最好的朋友说了一下,她说:既然自称是你的弟弟,那你问一下他,如果母亲的遗产也有你的一份,那么你就回去看她。

  

我现在也很矛盾。问了父亲,父亲说你自己拿主意。

  

我觉得我还是心肠太软,以为对她没有感情的,听到她重病,居然哭了。


从小到大,我没有一张相片,仅有几张学校的毕业照。

  

没有快乐的童年,没有美好的少年,回忆中全是苦难和泪水。

  

回忆,对于我来说,是最残酷的事。这几天,我又揭开了自己的伤疤。

  

这样一个带给我痛苦和辛酸的人,让我恨了二十年的人,却要我去面对她。

  

如果说给我生命是对我的恩赐,那么我宁愿她从来没有生过我。


当我还是懵懂的孩子时,你对我说“没有她就没有你”这句话,我可能会认同。

  

但是,我早已明白了繁衍后代只是“动物本能”,我对你这句话只能嗤之以鼻。

  

无论男人,还是女人,生孩子的目的不是为了社会,不是为了他人,只是为了自己。

  

生孩子,本来就是一件极度自私的事情,在获得某种快感之后,孕出一个生命。

  

自然界,哪怕是飞禽走兽,也会把孩子养育到能独立生活为止。


想起她和我见面那次,她说,她一直为我烧香拜佛,祈祷菩萨保佑我。

  

那么,好吧,现在我也在远方为她烧香,给菩萨磕头,祈祷。

  

算是两不相欠了。


今天早上开始烧壁挂炉了,地暖烧得很热。把房子收拾了一下,明天新买的沙发和茶几就到了。

  

下周请两天假,回去把爸爸接来,让爸爸过一个暖和的冬天。

  

工作的第五年,自己攒够首付按揭了这个70平米的房子,然后陆陆续续攒钱装修,一点一点置办家电家具。现在,每月的公积金已经完全够还贷款的了。日子会越来越来好。

  

按照生母给的地址,给她邮寄了5000元钱,以及自己的两张生活照片。算是表达一下当初的救济之恩。

  

未来的路还很长,加油!


今天的评论好多啊。不一一回复了,谢谢大家关心。在回老家的路上,回家接爸爸去城里生活。快到家了。


更多内容

友情链接